<noframes id="fpllj">

<noframes id="fpllj"><form id="fpllj"><nobr id="fpllj"></nobr></form>
<address id="fpllj"></address>
<noframes id="fpllj"><noframes id="fpllj">

    <address id="fpllj"><listing id="fpllj"><menuitem id="fpllj"></menuitem></listing></address><form id="fpllj"><nobr id="fpllj"></nobr></form>

    <form id="fpllj"></form>

      <form id="fpllj"></form>
        <noframes id="fpllj">
        <form id="fpllj"><th id="fpllj"><meter id="fpllj"></meter></th></form>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職點迷津>

          標準化之后,博士生“畢業難”將成常態

          時間:2020年12月01日 作者:李鋒亮 來源: 中國科學報

           

          李鋒亮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長聘副教授

          今年已發生了多起高校清退研究生事件——不但博士生被清退,連碩士生都被清退。對于社會公眾而言,研究生的清退或者淘汰多少是一件新鮮事。但是筆者相信,在若干年之后,這將成為常態,很難再引發大規模的輿情。尤其是對于博士生而言,清退率或者說淘汰率會越來越高。

          那么,為什么近年來多所高校對研究生清退“動真格”?首先是因為我國研究生規模越來越大,在2019年連博士招生規模都超過了10萬,博士在讀生更是超過了40萬。其次,博士生畢業與拿到學位的要求無疑是最具有挑戰度的,博士生需要的學習時間更長、投入精力更多,且其畢業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整體而言,博士生的修業時間非常離散。在修業時間離散度高的基礎上,如果博士生規模較小,還可以進行個別化管理。然而,隨著我國博士生規模的擴大(而且必然會越來越大),培養單位為了減少培養的成本,就需要對其管理進行標準化,以提高博士生培養的質量與效率——開展博士生清退就是進行標準化管理的重要步驟。

          公眾看到的表象是高校開始“動真格”清退博士生,其實這只是冰山的一角。博士培養的標準化不僅僅體現在出口環節,其他各培養環節也都是“動真格”的,如博士生的資格考試、學位論文的評審等。

          一旦培養單位在各環節實施標準化管理,對博士生施以高標準、嚴要求,博士生的淘汰率必然會攀升。相對歐美高校而言,目前我國的博士淘汰率和延畢率還算低的,面臨導師的博士生招生名額,學生個人的戶口、檔案、就業等問題,導師和高校還是盡可能希望自己的博士生畢業,免得“砸在自己手上”。而歐美高校、導師則沒有這方面的顧慮,其博士生的淘汰率和延畢率很高,已成為常態。尤其是世界頂尖高校博士生的淘汰率和延畢率都非常高。比如,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博士生資格考試以魔鬼考試著稱,據說民間版的校訓是“讓快樂去死的地方”(Where fun comes to die),其淘汰率可見一斑。

          此外,外部環境的變化也是博士生難以像十多年前那樣三四年就能順利畢業的原因之一。可以從正反兩方面來解釋外部環境變化對博士生畢業的影響。其一,外部誘惑大、就業壓力大且學生到了婚育年齡后家庭壓力大,導致很多博士生對于學業和學術研究的投入減少。其二,隨著我國科技水平的提高以及科研條件的改善,很多導師和博士生相對而言對待研究更加從容,期待博士生做出有重大突破的成果,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博士生修業年限的拉長,甚至增加畢業的不確定性。

          基于此,筆者嘗試提出如下建議為博士生的學習與科研提供支撐條件。

          首先,建立彈性動態的淘汰機制。個人不建議由教育行政部門“一刀切”,制定一個有關修業年限的硬性規定,而是應該讓高校和導師有充分的自主裁量權。就自己作為導師的經驗而言,如果博士生已經學習了8年,導師和學生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可以做出判斷的。因此,培養單位可以在第6年向學生和導師發出一個警告,第8年給出一個“黃牌”警告。如果博士生在得到“黃牌”警告后,還沒有改善,則第10年可以給出一個“紅牌”警告;如果博士生在得到“黃牌”警告后,有了實質進展,則繼續延期應該是許可的,相應年限可以得到進一步延長。

          其次,導師是博士生培養的第一責任人。前期筆者的一系列研究發現,導師全方位的指導可以提高博士生的學術志趣和學術投入,而且國際上多項研究都指出導師指導是影響博士生完成學業的一個最重要因素。在此,筆者呼吁所有導師對自己的博士生承擔起更多的職責來,而不僅僅是為學生的學習與學術負責。作為導師,筆者就幫助學生找“三助”崗,也時常關心學生的就業、婚嫁與生育等各個人生階段中遇到的問題。筆者還鼓勵學生之間就學業結對子,促進學生之間的互相幫助。筆者認為,這樣的舉措會提高學生的畢業率與成材率。

          最后,進一步提高博士生的資助。在所有正規教育階段中,博士生的機會成本是最大的。博士生的就讀年齡和婚育年齡高度重合,而且在就業市場中能夠賺到可觀的收入。為了讓博士生潛心學業與學術,應該給他們更加寬松的環境,包括比較充裕與多元的資助——充裕,是指讓博士生無需為基本生活成本發愁;多元,則是指讓學生能夠有相應的資金開展自主的研究或者進行對外交流等。

          總之,“博士生修業年限長、畢業難”未來一定會是常態。可以預見的是,我國畢業生的淘汰率在未來若干年內會持續攀升到一個水平,之后才會逐漸穩定下來。應給予博士生更多的支撐,包括學制上的彈性、導師的幫助與資助的支持等,從而使對學術充滿熱愛的博士生能夠順利畢業。

          《中國科學報》(2020-12-015版大學周刊)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0/12/359169.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刘伯温精选一肖一码